我也不知道這叫不叫同理心?或者是一種體貼?

有的人真的很自我,不會顧慮別人的感受,即使他真的沒有惡意。

我一向有午睡的習慣,尤其帶了午安枕到學校之後,每天午休都睡得很好。

我們有個工友小姐,之前就說過她來我們教室常常說話大聲、乒乒砰砰的,不管是上課時間還是午休時間,有一天中午我搭擋不在,下午工友小姐進來,看到我就說:「妳很好睡厚!?我進來妳都不知道。」

那天我是真的沒感覺,就笑笑說「對啊」,不過後來想想,妳是希望把我吵醒嗎?

昨天,我搭擋又不在,中午我把燈和門都關了午睡,她又自己開了門進來,而且門就「砰」一聲關起來,這次我起來了,她看到我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的樣子,就問:「xx咧?」然後也沒有說個不好意思吵醒我之類的話,就又「砰」一聲把門關上。

不過我早就知道她是這樣的人,只是這種程度的吵還算小case了!v_v

但是說她真的完全不會顧慮別人嗎?最詭異的是有一天下午她也是來找我搭擋講話,那時候我正在做學習單,她突然轉過來問我:「會不會吵到妳?」我一開始還懷疑是在問我嗎?怎麼會上課和午休都不怕吵到我,卻在我打電腦的時候擔心會吵到我呢?^^"

 

另外一件事,平常我是不坐蘆洲捷運的,都坐公車到台北市再換淡水線。

昨天放學的時候下雨,而且我的背很痛,怕在公車上搖來晃去的更痛,所以難得的去搭了捷運,在等車的時候就碰到隔壁國中認識的老師,然後當然就是邊聊天,然後一起上車、一起在民權西路站換車。

她拉著我坐廂型電梯,說這樣比較快,電梯到新店南勢角的月台,就在最後一節車廂的位置,她說這邊人少,我們就在最後一節車廂的最後一個門等。

捷運來了,一上車她就往最右邊可以停輪椅的地方走,我有點愣了一下:我懷孕耶,妳不往有椅子的地方走嗎?雖然當時沒有空位,但等一下有人下車什麼的可能就有位子啊,但她已經走過去了,我就跟著她到最後面靠著扶手站著。

我沒幾站就到了,所以站一下也不會怎樣,只是想想還是覺得我不應該站在那裡,而且那裡其實是停輪椅的地方,後來真的有兩台輪椅上來,讓我覺得站在那更尷尬!

不過這次也是我自己的問題,下次我應該會直接說我要去找位子坐的。

 

同理心這種東西是天生的還是後天的呢?

每天一定要午睡的人,應該就知道不要打擾人家午睡;生過小孩的人,也比較能同理懷孕的辛苦吧?

不過我搭擋也是從來不午睡的人,但她都會盡量不打擾到我,所以也很難說呢!

說到這個讓我想到,寒假的時候有一天和媽媽以前的學生去看陽明山上的一間房子,其中有兩間已經裝潢好的樣品屋,進去需要脫鞋子。

那時候我正是完全不能單腳站的時候,可是那天又穿靴子,我都還沒有動作的時候,媽媽的學生就問我:「妳這樣會不會很不方便啊?沒關係,慢慢來!」讓我很感動!!

生過小孩的媽媽果然是不一樣啊!>o<

    全站熱搜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