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做鑑定安置的工作,和一起工作的老師聊天。

其中一個老師A說:「要讓心評老師的合格率增加,有一個很好的方法,就是有資格的才有錢、沒資格的就沒錢。」

我們其他人覺得這樣沒資格的誰會願意做啊,老師A說:「就規定一定要做啊,這樣一定大家都搶著拿資格。」

旁邊的老師B說:「會做的就會做,不做的還是不會做吧!」

老師A又說:「就像唸研究所,唸研究所為了什麼?就是為了錢啊!有錢大家就會去唸研究所!」

這讓旁邊剛考上研究所的老師B有點尷尬但還是笑笑的說:「怎麼這樣說!」

我說:「我也覺得會做的就會做,不做的還是不會做……唸研究所有錢,可是我還是不想唸研究所!=▽=」

另一個老師C也深有同感的點點頭,他也是不想唸研究所的人!^^"

老師A又說:「那我問妳,如果今天政府積欠幾個月的薪水,妳還要不要來上班?」

我想了一下說:「我覺得我還是會上班耶……」

然後老師A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不過其實我當時真正想的是:就算沒發薪水給我,我可能也要好幾個月之後才會發現吧!XDDD

我說今天就算沒給錢,我還是會做鑑定啊,如果什麼都只因為錢,那「這個位子」(指一指在旁邊打電話的總召)誰會願意做?

老師C也說:「對啊,之前的總召還把報告帶回家熬夜看,也是什麼錢都沒拿啊!」

後來我們總召講完電話,我們的談話也告一段落,然後在把事情都做的差不多的時候,老師A就問總召他做這個工作有沒有敘獎,然後得知總召也只有跟一般心評人員一樣的嘉獎,反應很大的覺得怎麼沒有多一點的獎勵。

我說這是「良心的事業」啊,然後說我們總召很有良心,大家笑一笑,這個話題就此結束了。

 

仔細想想,也許因為我現在並不缺錢,所以我並沒有很愛錢耶,也沒有很喜歡賺錢。

有些老師很喜歡假日做額外的工作,因為如果換算成「時薪」是非常高的,可是我就寧可舒服的在家放假,也不想去多賺這個錢。

而鑑定安置的工作,剛開始成為心評人員,有時候個案很多會有點小抱怨,但也沒想過要反彈,甚至有臨時冒出來的個案,沒人做推給我也就做了啊,就連要請婚假,結婚前一天還做完心評、送了報告才去準備結婚的事呢!

在莫名其妙成了審議人員之後,心境更是不一樣,這種工作沒錢又辛苦,卻願意做下去,我覺得因為在這之中真的學到很多。

自己的學生,障礙類型大概就那幾種,但審議的時候,會看到各式各樣的個案,所以對於障礙類別、測驗工具的了解進步神速啊,而這之中又會感覺自己還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所以我說真的,如果有一天我決定去唸研究所,一定是因為我覺得我的實務經驗不夠面對這麼多個案,而需要更多的學術理論支持的時候。

 

說了這麼多,我只是覺得,教育是良心事業,特教更是,如果什麼都要在意錢,那可能離開這個領域會開心一點。

還有,審議的工作是很嚴肅的,不能草率也不應該帶有私心!

只是我也只敢寫在這……/_\

    全站熱搜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