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和男孩在大一某一堂課的分組報告中被分在同一組。

同樣是台北人,兩人一見如故,總有說不完的話、總是互虧對方。

 

大二的迎新宿營,一向不熱衷團體活動、不愛表現的女孩,莫名的決定和男孩一起擔任小隊輔。

「反正小隊輔就是帶學弟妹玩玩嘛!」

在出發的前幾天,才知道小隊輔要想隊名、編隊呼、做隊旗。

和女孩同樣不是很活潑、不是鬼點子很多的男孩,直接說他不會、讓女孩去決定,女孩想了好久,靈光一閃決定隊名叫「月光仙子」。

隊呼多虧了女孩室友的高中學長幫她想了幾句,最後再加上「月光仙子」的手勢,整體感覺也還滿有趣的。

出發前一天,女孩默默的在教室裡做隊旗,男孩只帶了兩杯飲料過來,不知道怎麼幫忙的他只能在旁邊聽女孩抱怨。

做完隊旗回宿舍的晚上,女孩還上網找月光仙子「我要代替月亮來懲罰你」的影片、再把手勢動作學起來,熬夜到兩、三點才睡覺。

 

迎新宿營當天,同隊的學弟妹們知道自己的隊叫「月光仙子」,有人很傻眼、有人覺得很有趣,但不管怎樣,在學長姊的淫威之下,也只能乖乖把月光仙子的手勢學起來。

本來只是應急的突發奇想,沒想到「月光仙子」深受好評,大家都很喜歡那個手勢,大地遊戲的時候,還有關主要求多看幾遍。

晚上的晚會,女孩有手語歌表演,先離隊換上裙子,表演完直接回到隊伍中。

「妳這樣很漂亮!」

從來沒有好話的男孩,竟然認真的稱讚女孩,讓女孩心中也甜甜的。

晚會最後要頒獎和懲罰,月光仙子隊莫名的被其他隊伍拱出去接受懲罰,女孩因為穿著裙子免於受罰,看著男孩和學弟妹們在地上打滾,真是有點不好意思。

 

本來應該是「宿營」,但因為學弟妹覺得兩天一夜太花錢,所以當天晚上就回程了。

回程的遊覽車上,男孩和女孩坐在一起,全車都睡倒了,包括男孩和女孩。

中途女孩醒過來,男孩也醒過來。

「借我靠一下!」

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勁,女孩把頭靠在男孩的肩上。

第一次把頭靠在男生的肩膀上,感想只有:脖子好痠!

但女孩不敢動、男孩也不敢動,直到同學用麥克風告訴大家學校快到了,該起來了!

晚上回到宿舍之後,男孩破天荒的打了通電話給女孩,只是要說句晚安。

 

女孩是喜歡男孩的,但還不到戀人的喜歡,男孩也是一樣的吧?

所以雖然兩個人對彼此一直都很特別,但這段感情從來沒有開始。

女孩並沒有遺憾,反而很高興在人生中有這樣一個朋友。

雖然慢慢的兩個人的交集越來越少,但每次見面,總能像大一的時候,總有說不完的話。

 

【後記】

最近的生活都是小小奈,能寫出這一篇,多虧了昨天我有點小感冒,媽媽說喝咖啡有效,所以我喝了生完小小奈的第一杯咖啡,結果就是明明十一點就去睡覺,腦袋卻轉個不停,於是就出現這一篇啦!

半夜才是文思泉湧的時刻,難怪我以前文章寫得比較好,自從不熬夜之後,好難寫出東西喔!/_\

    全站熱搜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