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是上星期五的事!=▽=

 

中午的時候,隔壁國中的特教老師、我們分區鑑定安置的前總召到我們這來,一進教室就氣沖沖的問我搭擋:「這次負責鑑定安置的人是誰!?」

我搭擋說她不知道,應該要問我,的確應該要問我,因為我就是其中之一,不過不是我負責的。

我說了這次的總召,她又問還有誰,我笑笑的說:「妳要幹嘛嘛?」

原來是這次有個個案,安置的結果就是到隔壁國中的啟智班,而且判有「智能障礙」,而這個老師覺得不該這樣判。

我不想跟她吵,只推說不是我負責的,我搭擋也說她有意見去跟教育局反應,跟我們講又沒用。

 

其實這個老師是一個很認真也很嚴謹的老師,她有她的一套規矩,之前擔任總召的時候也用很高的標準在評判特教資格,說話比較直個性比較硬,後來和教育局的人鬧不愉快,就不做總召了。

對於她的批評多的不得了,但如果是來跟我說的,像我們畢業小朋友的家長,之前就曾來問過我:「聽說那個老師很兇、還會嗆家長?」

我一定是幫她說好話,因為我知道雖然她的個性很衝,但出發點都是好的,而且她做的事全都無關她自己的利益,過去那麼多年都在為特教犧牲奉獻,所以雖然有時候不喜歡她的說話方式,我們還是相處愉快。

不過我認同她的精神,並不是很認同她的觀念,而這一點,是在我加入鑑定安置的審議工作之後才發現的。

現在一起工作的這些人,是認為「只要有需要,就盡量提供服務」,在一起看鑑定報告的時候,其中一個老師說的一句話,讓我印象很深:

「現在的重點不是他是什麼障礙,而是他需不需要幫助?」

特教應該就是這樣吧!

但是,雖然是這樣,在看到一個智力測驗做出來的分數很高、但適應很差的個案,又找不出其他問題,這種時候我們還是只能請他回去追蹤,即使過個一兩年再提出來的時候就符合特教資格了。我的意思是說,看得出來他有問題,特教立刻介入也許就不會讓落差更大,但因為各項數據實在很難說他有障礙,所以只能等他出現很明顯的落差了,才能很明顯的說他真的需要特教服務。

所以鑑定安置其實是一件很沈重的工作,其實我很懷疑我有那個能力去定人的生死嗎?

現在我是在旁邊學著做還無所謂,如果有一天我的責任又更重了,也許我會不敢再做下去了吧!?

 

(這個痞客邦怎麼都沒有一個和教育有關的分類啊?)

全站熱搜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