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班二年級的A生,是個家裡極度保護的小女生。

只要她回家說她跌倒,隔天家長就會來問老師怎麼回事(雖然態度算客氣)、請老師多注意。

如果老師主動告知她跌倒,從走出教室,爸媽就會唸著她「怎麼又跌倒了、要小心啊、下次不要再跌倒」一路唸到離開學校。

之前還因為她下課玩溜滑梯跌倒瘀青,請我們下課都不要讓她出去玩。

其實她的能力在我們班應該是最好的,我們曾和家長溝通,盡量讓她自己做事情,結果是每天仍然是媽媽幫她背書包、拿水壺。

我也曾建議家長,如果覺得她的能力不夠,那應該更積極去做療育,但現在她完全沒有在外面做治療,結果家長的回應是那些治療都在室內很安全的地方,跟外面的情境不同,沒有用。(→那不是更應該讓她去真實的情境練習嗎?~_~)但事實上我們要做一個臨場的反應,例如跌倒的時候保護自己,牽涉到很多的動作,那些基本的動作或是力氣都不夠,當然更無法面對突發狀況。

今天又發生超級經典的事,早上她來學校,就大叫她的牙齒流血了、然後張大嘴巴給大家看,雖然我完全看不出來哪裡有流血,但猜想應該就是要換牙了。

然後A生的媽媽過來跟我說A生的牙齒鬆動流血,本來早上她說要在家休息,媽媽說還是來學校,但不要回歸普通班好不好,她說好,所以媽媽說她今天就不要回歸普通班,然後我們今天做點心如果有比較硬的餅乾,她不想吃就不要要求她吃,另外,今天也不要讓她跑步,做靜態的活動就好。

……我實在不知道,牙齒流血跟跑步有什麼關係?又和回歸普通班有什麼關係啊?@_@"

更經典的,今天A生忘了帶聯絡簿(正確的說是媽媽忘了幫她帶聯絡簿),結果在發聯絡簿的時候A生大抓狂,很生氣媽媽沒幫她帶聯絡簿,大罵媽媽,我當然教訓她帶聯絡簿是她的事、不是媽媽的事,媽媽幫她準備,她應該要感謝媽媽,媽媽沒有帶,她就應該自己負責!

(我頓時想到新聞的社會案件……嗯,也許爸媽都不帶她做療育也是對的,未來才沒有能力攻擊父母)

 

另一個五年級的B生,是個家裡非常嚴格的小女生。

媽媽從她三年級就想送她去機構學習獨立生活,並不是想把她丟出去,而是真的希望她能趕快獨立。(→雖然三年級真的是早得太誇張了^^")

現在也都會要求她要自己洗碗,早上自己準備好、自己下樓做交通車。

最近媽媽說B生抽血的報告,血小板數量不夠,醫生擔心如果有新的瘀血,血液在身體裡沒有凝結會有問題,所以要我們注意她身上的瘀血,也因為血小板的問題,減少平常吃的癲癇藥,因此擔心她會抽筋,請老師注意,她在家也會盡量讓B生有足夠的休息。

我問媽媽這樣她可以跑跑步機嗎?

媽媽說還是要正常跑,只是如果她表現出累的樣子,那就減少時間沒有關係,但該運動一定還是要運動,因為……(這是重點!!!)

如果她不運動,她的肌肉會沒有力氣,更容易跌倒!

我好想請B生的媽媽跟A生的媽媽好好聊一聊啊!>O<

其實之前我們就有跟B生的媽媽聊過,說應該來開個家長座談會,請B生的媽媽跟其他家長宣導這些觀念,當時B生的媽媽就說「沒有用啦」,她說她從以前勸過多少家長,聽得進去的沒幾個,她現在也不想多說了!

 

怎樣的思維都好,每個父母要為自己做的決定負責就是了,只是,真的負得了責嗎?

全站熱搜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