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的時候,我們有一群吃喝玩樂都很開心的好同學。

上大學之後,覺得高中同學才是一輩子的朋友,大學同學好像沒有高中同學那麼了解我。

但隨著時間過去,大學同學的份量越來越重,然後大學畢業、開始工作之後,又覺得大學同學才真的是一輩子的朋友,同事好像就沒辦法那麼好。

現在大學的好朋友在我心中仍然有不可取代的地位,但因為大部分的同學不在台北,所以見面的機會很少,反而和同事比較親密了。

這一、兩年開始做鑑定安置審議的工作,除了鑑定相關的工作、前陣子和其他審議的老師也有很多一起研習的機會,再加上我們的年紀很相近,和這些老師的感情也越來越好。

我想到媽媽曾經說過,她之前一直覺得學校就只是工作的地方、同事就只是同事,但當她快要退休還是退休之後,才覺得這個學校、這些同事就是和她關係最深的人(→大致是這個意思),我現在也有這種感覺。

曾經的回憶是不會消失的、擁有的友誼也是不會改變的,但不論我有多麼喜歡大學的同學,現實就是我們沒辦法像以前一樣朝夕相處了,於是雖然每次的相聚都很興奮愉快,但在不知不覺中,我已經沒有那麼了解她們,同樣的,我也在她們不知道的時候和地方慢慢改變了。

其實不要說朋友,家人也是一樣,即使共同生活了十幾年,但當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久了,連洗髮精洗面乳也不會用同一個牌子了。

這就是人生吧?

    全站熱搜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