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我在洗碗的時候,阿涵和小梓突然跑過來。

阿涵大哭著說:「馬麻~~小梓ooxx@#$%%^……」

小梓也著急的跟著要哭的樣子。

「妳先不要哭,好好說!」

我本來以為小梓又把阿涵什麼東西弄壞了,結果阿涵終於冷靜下來之後說:

「小梓把球球塞到鼻子裡了!!」

「什麼球球!?」

我把小梓抱起來,一顆綠色的小珠珠掉下來,那是阿涵之前做勞作,黏在松果上的珠珠,我問:「是這個嗎?」

「跟這個一樣的!」

我在想會不會就是這一顆,「是這一顆嗎?」

「不是,是粉色的!!」

爸爸一直覺得應該沒有,我拿那個綠色的珠珠比一下小梓的鼻孔,那個珠珠比鼻孔大一點點,但阿涵說得非常清楚,小梓也指著鼻孔說「球球」。

我把小梓放床上、用手電筒照,看起來鼻子裡亮亮的,好像有東西又好像鼻涕。

不管,就帶去給醫生看再說!

阿涵想跟,本來不給她跟,但不論我們怎麼勸阻,她就是要跟去,而且她比小梓還著急,甚至還要幫我穿鞋子,我們就浩浩蕩蕩的前往附近的診所。

在路上跟阿涵說等一下阿涵不能進去診間,她問為什麼,媽媽說她會讓妹妹哭,我其實是怕她在旁邊比妹妹還先哭,會干擾醫生!^^"

一路上小梓一直指著鼻子說「球球」,我就跟她說等一下看醫生會發生的事,她都很淡定的說「好」。

診所本來已經要關了,勉強讓我掛了號,藥師大概想走了,問我小孩是感冒嗎?我說她把球球放進鼻子了!

看診的時候,藥師也過來關心,醫生和藥師乍聽「球球」放進鼻子都覺得不可思議,我說姊姊說得很清楚,藥師問姊姊幾歲,我說快要四歲,藥師就點頭「喔」了一聲,好像這個年紀說得話挺有可信度的。

醫生看了小梓的鼻子,先吸吸鼻子,吸出一些鼻涕,再看鼻子,應該跟我一樣還是看到亮亮的,就認為應該真的有東西。

於是藥師也過來幫忙壓住小梓,因為那個珠珠又大又滑,醫生又吸又夾的,換了兩種吸頭、兩支夾子,小梓哭得驚天動地、我壓她壓到手抖,終於拿出來了!

中間應該有弄傷小梓的鼻子,所以有流點血,不過拿出來就好,皮肉傷不算什麼!

醫生說小梓有流鼻水,多開了鼻涕藥,不禁讓我想起之前看過別人說的,臺灣的健保,沒開藥比開藥還貴,所以一定要開藥!

之後小梓撒嬌加累癱,整個人黏在我身上不下來,走回家的路上幾乎要睡著,真是辛苦她了!

回家之後就是先把「肇事」的松果用塑膠袋包起來丟掉,然後所有小玩具都收起來。

睡前小梓又指著鼻子說「球球」,我說球球拿出來、沒有了,小梓還說「醫生拿的」,真是頭腦清楚的小孩!^^

 

我小時候也曾經把項鍊的珍珠放鼻子裡,那時候我已經比較大了,所以去看醫生的時候很容易就夾出來。

而且我還很清楚記得當時為什麼把珍珠放鼻子,因為我覺得那個珍珠的大小好像跟我的鼻孔差不多大,於是想比比看到底哪個大,然後就在鼻子裡出不來了!

這種小珠珠真的很可怕,我看在小孩上國中之前家裡都不要有這種東西比較好!

    全站熱搜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