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些關於教養的感想,不是說我的想法就對、也不是要批評誰,就是寫寫自己的感想而已。

 

【只看表面】

在小孩的成長過程中,大人很容易只看到表面。

我們班一個唐寶寶的家長,一直認為他的小孩能力很好,所以想改安置到普通班、想要老師教她很多學科、暑假還想幫她請家教,教她國語數學。

確實那個小朋友有她優勢的地方,但不是在學科,她在學校一整天,可以生活自理不用老師擔心,記得也會唱很多兒歌,但是學科的部分真的很難理解。

有一天,聽到她的家長說現在在教她背九九乘法……她連十以內的加減都有問題,背九九乘法做什麼呢?

因為背九九乘法是可以看到成效的,聽她背出來就可以很自豪的說「她會背了」,但對她的成長其實一點意義都沒有。

最近小梓在學爬、學站,婆婆很愛在小梓爬的時候,把她抱起來撐著她的腋下走。

之前也聽公公對著她說「下次回來就要會走了喔」!

因為「會走」是一個很明顯的成長。

以前阿涵十個月才會爬、一歲兩個月才會走,就被親戚們說太慢,但他們沒有看到的是阿涵許多日常生活中沒被看到的聰明表現。

直到很久以後,他們才發現原來阿涵很聰明、說話說得很好。

不論什麼時候走路、最後都會走,但智能的發展,最後的結果卻不會是一樣的。

我不是說阿涵最後就會很聰明,只是表面的表現和實質的內在哪一個才重要呢?

 

【是誰的問題?】

阿涵有時候會很開心的和妹妹一起玩,有時候就完全不希望妹妹碰她的東西,大部分的情況是她做了她認為好不容易才弄好的東西。

像是有一天晚上,她跟外公玩的時候,她用她的玩具們在客廳排了一份早餐,也叫阿嬤帶妹妹去遊戲間玩、不要跟她一起玩。

後來好像是阿涵在喝ㄋㄟ ㄋㄟ的時候,阿嬤把妹妹帶出來,阿涵急著叫妹妹不可以碰她的早餐。

阿嬤就抱著妹妹說阿涵不跟妹妹玩的話,她要把妹妹抱走,還真的走到門口做出開門的動作,阿涵更急了,她完全沒有要妹妹離開的意思。

我忘了她說了什麼,總之當時我就出聲「妹妹會跟我們在一起」。

晚上兩個人要睡覺了,阿涵在換衣服的時候,阿嬤抱著妹妹在旁邊,阿涵就對阿嬤說「妳不可以抱妹妹、馬麻抱」。

睡覺的時候,我問阿涵:「妳為什麼不讓阿嬤抱妹妹?妳不喜歡阿嬤嗎?」

阿涵說「不是」,我又說:「妳怕阿嬤把妹妹抱走嗎?」她說「對」。

我說:「阿嬤不會把妹妹抱走啦!」她說:「可是阿嬤說要把妹妹抱走!」

於是我跟她說:「馬麻絕對不會讓妹妹被任何人抱走,我們一定都會在一起!」

阿嬤應該覺得阿涵就是這樣,有時候沒大沒小的,但卻沒發現,有時候這些反應都是大人造成的。

 

【小孩給誰帶?】

小孩給誰帶,大概是每個上班的父母都會碰到的問題吧!

以我們家來說,先要抉擇就是「給別人帶或是給親人帶」,不過是一歲多才有這個問題。

我比較傾向給別人帶,理由當然很多,但最重要的理由,我希望是一個把帶小孩當「工作」的人來帶我的孩子。

親人帶,絕對不會認為這是一份「工作」,所以今天有什麼事,可能帶著小孩就一起去做了,不論那個地方、那件事適不適合帶著小孩去。

把帶小孩當「工作」的人,就會盡量把私人的事排開,就像我們一般上班族也不會在上班的時候想到什麼事就請假去做。

這也是我選擇托嬰中心的其中一個原因,托嬰中心不論老師請假或臨時有事外出,一定還會有其他老師顧著,而且不會影響原本的作息。

我自己覺得,如果親人不能把帶小孩當成「工作」、也就是排開其他的事情專心帶小孩,就不要輕易說要帶小孩。

 

【想像力和會思考】

外公外婆帶阿涵去福隆玩沙之後的某天,我們遊戲間的地墊被阿涵鋪到客廳,遊戲間就空出一大塊木頭地板,阿涵大概覺得那樣很像沙灘,就說要「玩沙」。

她先在客廳剪了好幾張「票」(而且竟然是用「米米坐馬桶」的外皮剪,等我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在上面用原子筆塗鴉之後,給我們一人一張,說是「票」,然後就要我們一起去遊戲間玩沙。

不過進了遊戲間之後,阿涵又被其他東西吸引住,玩了一下,才突然說「我們來玩沙吧」!

長輩就一臉疑惑:「妳說什麼?」

「我們來玩沙!」

「妳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我們來玩沙啊!」

「在哪裡玩?」

阿涵指著遊戲間地板:「在這裡啊!」

長輩才似懂非懂的說:「喔……好……來玩吧……」

那天其實我有點驚訝,阿涵本來就很喜歡拿某個東西假裝另一個東西、或是玩想像的遊戲,怎麼長輩會不懂她是想像的玩沙呢?

可能我工作的關係,我從來不會質疑小孩子的想像,而且我知道,越會想像的孩子頭腦越靈活,但似乎不是每個大人都能理解這一點呢?

除了想像力,我覺得小孩子獨力思考的能力也很重要,所以在時間地點允許的情況下,我會盡量讓阿涵自己去思考事情該怎麼做、做不到的時候怎麼辦,但仍然不是每個大人都能接受這個做法。

有一天阿涵坐在她的餐椅上,想要熊貓和她一起坐,而且想到把熊貓和她的一隻腳擠在一起,但是她已經長大了,她自己坐餐椅就已經剛剛好,熊貓很難擠進去。

於是她開始發脾氣,然後大叫,我要她自己想想看該怎麼辦,但她老爸已經受不了,把她抓起來放到房間去,叫她哭完了再出來。

阿涵就在房間大哭,哭一哭她老爸又進去罵:「妳要哭到什麼時候!?」

我說:「你叫她哭完了再出來,她又還沒哭完為什麼不能在裡面哭?」

事後我問小拉:「你希望她成為一個沒有自己的意志、大人說什麼就要做什麼的人嗎?」

小拉說:「小孩子不就是這樣嗎?」

「才不是!!」我說,「如果她笨一點,那可能你說什麼她就乖乖聽話,如果她聰明一點,那就是會反抗!」

「像剛剛的情況,我會希望她自己試試看,如果做不好,她可以想辦法請人幫忙、或是決定放棄,這樣下次碰到類似的狀況,她才會知道要怎麼做、而不是還是只會哭。」

不過教養這種事,真的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看出來的,大人的想法也不是一天兩天可以改變的啊!

 

寫到最後,這一篇應該不是「一點感想」,應該是「很多感想」!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植村奈奈 的頭像
植村奈奈

再一次,展翅高飛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