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涵好動的個性和第一個小孩比較不懂得注意,她從小到大撞到頭好幾次。

 

昨天她坐在床邊,好像是要脫襪子還是穿襪子,一不小心往後倒,就掉到床下。

當下哭得很慘,我摸一摸她的頭又好像還好,抱著她哭了一陣子,她抬起頭來,我才發現左側額頭凸了好大一塊,高起來有一、兩公分,直徑也有兩、三公分,當下真的把我嚇一大跳!

婆婆說應該擦擦藥就好,我還是有點擔心,但阿涵又叫著不要看醫生,我想不論如何先冰敷再說,就先幫阿涵冰敷。

冰敷的時候阿涵有冷靜下來,沒多久媽媽從高雄回來我家,本來開開心心的、看到阿涵的額頭倒抽一口氣,說一定要去看醫生,我想看一下也比較放心,就準備一下出門去。

一路上阿涵都哭著說「不要打針」,跟她說「不會打針」也沒用,她大概知道要不要打針是醫生決定的、不是馬麻決定的吧!XD

媽媽開車載我們去婦幼急診,要去急診的時候我還在想護士會不會覺得大驚小怪、去門診就好,沒想到護士看了一下,說腫得還滿大的,他們那邊沒有外科,要去和平或台大!

我們選擇去台大,既然都要換醫院,就換好一點的醫院吧!

 

台大的急診室真是了不起,人很多、還有很多診次,但並沒有一般印象中讓人緊張的感覺,有很多志工在幫忙,讓第一次進去的我也不會不知所措。

一進去就有志工帶我們到檢傷區,檢傷的時候阿涵還是哭著說「不要打針」,護士很有耐心的安撫她,檢傷之後到旁邊櫃台核對資料和掛號,掛號之後又有志工帶我們去我們的診次等候,志工的態度也都很好。

沒有等很久就換我們了,而在等的時候,我就發現阿涵的額頭已經消腫很多,讓我在那裡等得有點心虛,跑來台大掛急診好像有點誇張(^^"),不過撞到頭這種事可大可小,醫生和護士應該可以理解吧!v_v"

看診的醫生非常的年輕,可能是住院醫師吧,態度也非常好,阿涵一直哭,醫生像大哥哥一樣笑笑的跟阿涵說話、摸摸她的頭,問了事情發生的經過、地點,說通常那樣的高度摔下來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而且意識清楚、沒有手腳無力的話應該還好,就先冰敷觀察。

我們到外面等一下,護士就叫我們進去,等了一下拿冰敷袋來,就到外面冰敷。

裡面的位子都坐滿了,我就帶阿涵到掛號那邊的位子坐,冰敷碰到撞傷的地方可能又痛,阿涵又開始大哭,引來志工們的關心(^^"),志工阿姨拿了糖果來給阿涵,一向怕生的阿涵,看到糖果立刻說「要」,然後伸手去拿,最近阿涵為了餅乾糖果都可以變得不怕生,真是讓我不知該高興還是難過!^^"

正在拿糖果的時候,一個醫生出來叫阿涵的名字,應該是比較資深的醫生,再次問了事情發生的時間、地點、地上有沒有銳利的東西?確定是我親自看到的,然後要阿涵下來走一下,看阿涵走路也沒問題,說這樣如果做斷層掃瞄有九成的機率是正常,如果為了那一成的機率做斷層掃瞄,會有一些問題……bla bla 總之醫生是認為回家觀察就好,但他還是很完整的跟我說明現在不做斷層掃瞄的原因,現在醫生都很怕醫療糾紛吧,真是為難他們了!@_@

最後批價拿藥就回家了!

再次感受台北市醫療補助證真的很好用,這樣只收了170元,我誠心感謝台北市政府!!

接下來一個星期就是要觀察阿涵的狀況,沒事的話就沒事了!

 

回家之後大哥打電話說額頭是頭上相對堅固(?)的地方,所以不用太擔心,讓我放心不少。

這個阿涵啊,以為她已經長大了、手腳都很靈活,在家爬上爬下也不用太擔心,看來還是要隨時注意她才行呢!

    全站熱搜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