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下午阿涵開始住院,聽說住院之前都還天真的笑嘻嘻。

我下午請假,先回家再去醫院。

走進空蕩蕩的家,心裡有點難過,不過覺得住院也好,前幾天反覆高燒又嚴重咳嗽,待在家裡更擔心!

 

到了醫院,不是我想像的躺在床上身上插一堆管子,阿涵被外公抱著,只有手上插點滴。

阿涵看到我,笑了一下,沒有太大的反應,甚至不太理我,不過我問她要不要馬麻抱,她立刻就說好了!

這時候的阿涵比起前一天,沒有發燒、咳嗽也少了一些些,讓我放心不少!

阿涵被我抱著睡了一下,但新環境加上我下午才去,她應該很不安,黏在我身上不肯下來,連換尿布都不肯,都是哄好久才願意配合。

(昨天晚上她就跟我說:「我和把拔、外公在一起,找不到馬麻!」)

一直到晚上睡覺都要我抱著,半夜睡熟了才自己躺著。

下午的時候阿涵說了一句讓我很心疼的話:「不能拿湯匙了!」(阿涵的左手插點滴,怕小朋友亂動,手心用一塊板子固定起來不能動。)

我說「可以用右手拿啊」,她又說「不能扶碗了」,我聽了好難過!

不過這些心疼和難過,在星期六叫她不要摸嘴巴又故意把手放嘴巴的時候消失一半、昨天半夜兩點起來high的時候消失殆盡!v_v"

    全站熱搜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