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人很多禮,禮多人不怪,寧可多禮多到別人煩,也不能少一點禮被人說話。

但我常常覺得,多禮到某個程度,其實是一種不尊重。

我已經說了我不要、你卻硬要給我,一次兩次會覺得對方客氣,但次數多了,我只覺得你從來沒有尊重過我的想法。

所以我漸漸的,開始討厭這種多禮的社會、討厭說「不要」只是客氣的觀念。

要就說要、不要就說不要,別人說好的時候才給、說不好的時候就自己留著,人與人相處不能這樣直接嗎?

也許這種想法是社會冷漠的開始,但我反而覺得這種生活比較輕鬆。

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做到的就是,「你不尊重我的想法,那我也未必要尊重你塞給我的東西」,希望有一天別人能懂。

    全站熱搜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