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心裡有很多想法,卻有點不知道該如何下筆(→用打字的是不是應該叫「下鍵盤」?=▽=)?

早就聽說兩歲是豬狗都嫌的年紀,從接近兩歲開始,小小奈也確實很難搞。

但我也越來越覺得,真正麻煩的不是小孩,而是大人。

也許我學教育、我教特教,讓我的理想比較高、標準比一般人更低,所以對於小孩的哭鬧、唱反調,在我還能接受的範圍內,另一半已經受不了了。

但我從來沒有認為我的方式就對,所以我看了很多教養的書、上網查過很多資料和別人的分享,大部分的論點,還是支持我現在的方式:溫和堅定、慢慢引導兩歲的小孩。

我也會反省自己哪裡沒做好,我承認有時候我還是會心軟、或為了自己方便破壞規矩,例如過了吃飯時間就不該再給小孩東西吃、正餐沒吃完就不能吃點心,但有時候因為大人自己想喝下午茶、或是為了讓自己可以好好做家事,就又給小小奈吃點心了。

但大致來說,我覺得我還可以掌握住小小奈,在我自己跟小小奈相處的時候。

可是我發現,有時候我們一家三口在一起,我卻會為了不要讓小小奈被突然的大吼、處罰,反而對小小奈讓步。

 

今天中午因為小小奈把髒手放嘴巴,小拉又爆氣了,摔了筷子然後把小小奈抓去房間,要她答應以後會聽話會乖。

用寫的可以很平淡,但現場是小拉不時的怒吼加小小奈的狂哭,我都心驚得快把二涵生出來了,小小奈呢?

可是這孩子,跑回我身邊之後哭著跟我說「馬麻擦眼淚」,然後說「不要吃了、要喝優酪乳」,之後就平靜的像沒發生任何事情一樣。

因為她之前便便了,我說洗完屁屁再喝優酪乳,然後去幫她準備,在準備的時候她跟我在木板房,我叫她過來,想好好抱一抱她,她卻不給我抱,跑去摸電扇,我說不能摸,她又故意多摸幾下。

我突然覺得好難過,我聽到那樣的怒吼聲之後還心有餘悸,這麼小的孩子不會害怕嗎?

想到上次參加性別平等的研習,一個心理師說長期受暴、或是看到媽媽被施暴的孩子,久了就會關閉自己的感覺而變得對什麼都不在乎,因為這樣他才活得下去,不然什麼都很在乎,在那種環境下要怎麼生活?

小小奈也關閉自己的感覺嗎?或者只是她的自尊心不想讓人發現她其實很害怕呢?

更讓人心疼的,小小奈玩一玩還說「把拔不要生氣」,下午帶她去房間睡午覺,她還唸著「把拔一起睡」。

現在對她來說,爸爸媽媽就是她的世界,不論爸爸媽媽對她好不好,她只能依賴爸爸媽媽,但就因為她沒有選擇、不會分辨好壞,我更擔心她學到的就是不高興就摔東西、大吼,只要有一天她能比別人更兇就贏了。

 

我努力想給小小奈一個好的環境,想讓小小奈學習愛、溫柔和同理心,所以我會再思考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教養小孩,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植村奈奈 的頭像
植村奈奈

再一次,展翅高飛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