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小小奈除了流鼻涕還有點咳嗽,媽媽認為是星期一婆婆在冷天裡用推車推小小奈造成的。

星期一傍晚小小奈在婆婆家睡著了,媽媽說要開車去接。

一方面我想讓小小奈多睡一點,因為把她抱起來又抱到車上再抱回家她應該就醒了,一方面我覺得婆婆既然要把小小奈帶走、她就要自己負責帶回來。

結果不知道真的是那天冷到還是正好,總之小小奈就感冒了。

媽媽責怪我不去接小小奈、要讓小小奈去給婆婆「試驗」,害小小奈感冒。

聽到那句話,我真的非常非常難過,心中很多情緒都糾結上來。

我從來沒想過我讓小小奈當「試驗品」,但確實,為什麼明知婆婆以前根本沒自己帶過小孩、為什麼明明當初就有很多疑慮,還讓婆婆帶小小奈「試試看」呢?

就因為不想撕破臉、不想讓小拉難做人、想說都不讓婆婆帶帶看就否定她很不孝,就犧牲了我最寶貝的小小奈。

是啊,如果當初堅持找樓上的保母,不用擔心小小奈晚上七八點還沒回來吃飯、不用擔心小小奈全身拜拜的香味、不用擔心小小奈被推在路上吹風聞汽車的廢氣、不用擔心小小奈被抱著坐計程車去銀行,我也不用在她滿兩歲之後就要狠下心帶她去上學。

我知道婆婆帶小孩也是辛苦、我要尊重主要照顧者的方式,所以我也不好多說什麼,而且現在也不可能臨時再找別人帶小小奈,只能繼續這樣,安慰自己再撐一個半月就好,就算每天聞香味、每天在馬路上吹風聞廢氣,也只有一個半月了!

 

寫這篇不是要說婆婆不好,是我自己很自責,身為小小奈的媽媽,為什麼沒辦法堅持為她選擇最好的?

雖然好壞很難說,精挑細選的合格保母也不見得真的比較好,但忽視顯而易見的差異,是我的錯!

就像安全座椅不保證百分百的安全,但有坐一定比沒坐好!

    全站熱搜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