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關於沒神經的鄰居的故事。

 

我和小拉搬進這個家的時候,我們家外面有好幾個冷氣壓縮機。

因為以前我們家和樓下是同一個屋主,那個屋主把樓下的壓縮機裝在我們家外面,樓下換了屋主他們也沒有拆掉。

買房子的時候就知道這件事,我爸媽是認為正好趁這個機會叫仲介請樓下移走,但小拉爸媽覺得要與鄰居為善,就沒有處理。

其實我滿在意的,不過樓下的屋主長年在大陸工作,很少回來,冷氣也就很少開,我也沒聽過那個壓縮機的聲音,就算了。

結婚那年的夏天,樓下太太打電話給小拉,說他們冷氣壞掉了,要從我們家修,小拉趁機說那就移走吧,沒想到樓下太太說她現在懷孕,不能在家敲敲打打,希望先修好,等她生了之後再移。

但我覺得不可以這樣,她修一次冷氣就要讓工人在我家進出一次,以後要移還要再來一次,我為什麼要負責他們家的冷氣啊?

我堅持要讓工人進來就是移走,但小拉敵不過女人的柔情攻勢,最後是我和那個太太講電話的。

我說她懷孕很為難沒錯,但別人的東西放在我家外面我也很為難,而且他們的壓縮機本來就不該放在我們家外面,我本來還以為那是前屋主的要直接丟掉咧!

我說她有忌諱的話,可以請老師算日子、事先拿掃把掃一掃、施工的時候不要在現場等很多方法,她說她一個人帶著老大在台灣,沒有人可以幫她,可是我還是狠下心堅持要進我家就是把冷氣移走。

後來她說不然她先不要修,先裝新的冷氣,等她生完再移走,我說這也是一個辦法,然後她問那我什麼時候方便?我覺得奇怪不是不修了?原來她竟然想把新的冷氣也裝在我家外面!(有夠誇張v_v)

我當然不同意,最後就是她找一天把冷氣移走了,移冷氣的那天,小拉說她看起來不像懷孕,至今她也沒有生第二個,到底有沒有懷孕不知道。

不過很確定的是,她在臺灣的期間她們家有個菲傭,而且她媽媽就住附近、有時候還會來幫忙接小孩,所以根本不是像她說的沒人可以幫她。

這個冷氣事件,當時小拉媽媽覺得我不應該這樣做,但我到現在都覺得我做得超好(XD),他們想修冷氣的時候會積極找我們,等我們想要他們移冷氣的時候搞不好就找不到人了,而且如果到那時候我也懷孕的話,不就要一直拖下去了?

 

冷氣事件之後,相安無事了好一陣子,到今年初,樓下太太突然帶設計師人來按我們家門鈴,說他們有漏水要來看一下,那個時候我們正在吃飯、也正在餵小小奈吃飯,沒事先知會就跑上來我有點傻眼。

這個漏水事件搞了很久,不過最後是happy ending,我們找的抓漏師父和樓下的設計師最後都認定樓下的漏水和我們家沒有關係,不過在我們第一次找人來看、也要到樓下看的時候,樓下是請那個太太的媽媽來看。

橋時間就橋了很久,但在電話裡強調漏水很嚴重,真正看的時候卻一問三不知,又很神經質的叫小拉和師父不准把家裡弄髒弄亂,看了一個小時打電話給設計師要說他們看的結果,才知道漏水的根本是另一個地方,把小拉和師父氣死了!(XD)

 

然後,今天晚上,突然有人來按門鈴,說是樓下的。

我開門之後,是個沒見過的女人,她說她平常在美國,回來一個星期,想借我們家的wi-fi,我問她要怎麼借,她說給她帳號密碼之類的,我說這要問我先生,她就留下一張名片,寫了她的手機號碼,我問她是我們這邊的樓下嗎?她說是,我問她是來借住嗎?她說她是那個太太的姊姊還妹妹我忘了。

名片是簡體字寫她是美國某某大學某某系的副教授。

我當下真的是一時反應不過來,後來越想越覺得樓下一家子真的都很了不起,怎麼會想到要來借帳號密碼,而且她跟我說話的感覺完全沒有不好意思、打擾到我們,只說她下星期就走了、一副很理所當然的樣子,讓我非常的佩服!

不過小拉回來之後,我們就拒絕她了,一方面我們沒在用wi-fi,一方面如果她用我們的網路做什麼事情,查ip可是查到我們家耶!

 

這一連串事情下來,我真的很佩服他們家,在這個和鄰居最好少接觸的社會,他們完全不以為意的來麻煩鄰居。

不過會想到把冷氣裝別人家、會跟別人借網路用,果然是姊妹呢!(苦笑)

    全站熱搜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