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結婚的時候,就覺得在臺灣,不論女權如何宣揚,「結婚」就是一件男女不平等的事。

曾經很想改變,現在已經不想了,也知道至少在我們家是改變不了了!

而且想要改變的第一個阻力,就是娘家。

 

結婚前想到過年就不能再回新竹過,不能跟新竹的堂弟堂妹們聊天玩牌,就覺得很捨不得,所以曾經想過為什麼不能夫妻各自回自己家過年?或是一年在這邊過、一年在那邊過?

結果爸爸第一個說:「不可能!」

好啦,連自己的爸爸都第一個反對,那其他還有什麼好說的?

 

結婚之後有一次跟著爸媽回新竹,正好新竹要拜拜。

拜拜?第一個反應當然就是跟著看要拜什麼啊,結果爺爺跟我說:「妳不用拜。」

原來在鄉下嫁出去的女兒是不用(能)拜的。

所以我可以去拜小克,但不能拜鄭家的袓先……這真是很奇妙的事情。

 

昨天,大哥問我過年包紅包的數字,問說記不記得去年包給爺爺奶奶多少?我昨天才把要給爺爺奶奶的紅包先拿給媽媽,所以我就說了我今年要包多少。

結果大哥說:「其實妳已經嫁出去了,以妳的立場妳可以不用包啊!」

不知道該評論什麼,只能說很傻眼,把我前兩年的紅包還來!(→這句純粹開玩笑^^")

 

我從來不覺得結婚之後我就是王家的人,但似乎很多人也不認為我是鄭家的人了,可是有些時候我又必須聽那些人的話,所以才不能去參加外婆的告別式。

之前曾經迷惑,真正屬於我的地方到底在哪裡?

現在我覺得,我和小拉、和小小奈組成的這個家才是最真實的,雖然我們同時擁有很多身份,但這個地方、我們三個人的牽絆,是毫無疑問,也沒有任何人會質疑的。

曾經很怨為什麼生小孩的是媽媽,小孩卻跟爸爸姓?現在卻一點都不在意這種事,不論小小奈姓什麼、叫什麼名字,她就是我的孩子,小拉還要驗DNA才能確定是他的,但我從一開始就可以非常確定她是我的呢!(勝利的笑容)

 

這一篇不是在抱怨誰,只是臺灣傳統社會的觀念就是這樣,我也能理解每個人說出那樣的話的心情。

不知道到小小奈要結婚的時候社會又會變成怎樣?聽說現在男女寶寶比例嚴重失衡,到時候會不會女人可以娶兩個老公啊?XDD

    全站熱搜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