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小拉和小拉媽媽想去給外婆上香,我們就一起跟著爸媽和阿姨回宜蘭。

小拉開玩笑說都去宜蘭了,要不要我也偷偷去上個香?

小拉媽媽還認真的真的想去拿紅布,我說新竹那邊的人就說完全不行啊,算了!

本來很生氣的,後來也釋懷了,雖然我覺得外婆的事情新竹的親戚根本不該干涉,但誰叫爸媽要去問那邊的意見,既然問了,得到「不能去」的答案,那也只能聽話。

只是我很無辜耶,宜蘭那邊也沒說孕婦不能參加,所以在一些親戚的心中,我只是找藉口不去吧!v_v"

 

星期六仍然下著冷冷的雨,托這天氣的福,整條國道五號順暢得不得了,我從來沒有在假日碰到如此通行無阻的路況。

到了宜蘭,先把我放在新月廣場,其他人就前往殯儀館。

那時候才十點半,只有家樂福有開,就去家樂福逛逛。

以前來宜蘭,未必每次都一定會去找外婆,所以好像一如往常般的來到宜蘭,但世界上確實少了外婆這個人,這種感覺還是很奇妙。

外婆走得很突然也很安詳,大家都很為她高興;以前媽媽曾說外婆拜拜是拜最勤的,為什麼還受那麼多苦?看來多拜拜還是有福報的!

 

哪裡的家樂福都一樣,逛了一圈也沒什麼意思,就走到外面透透氣,新月廣場竟然十一點才開,會不會過太爽?

在某一個門邊看到美食指南的看板,本來媽媽說要吃晶英酒店的自助餐,但早上跟小拉媽媽說的時候,小拉媽媽有點愣了一下,爸爸也沒有很愛吃到飽,媽媽本來也有點擔心吃這麼盛大會不會不好,所以我打電話問說有沒有吃別的?

結果所有人都回我「隨便啊,吃什麼都可以」……好啊,什麼都可以那我就訂自助餐啦!=_=

上完香,爸爸跟小拉的車先離開,來接了我一起繞去鑑湖堂走走,時間差不多了再回到新月廣場。

晶英酒店的自助餐意外的很不錯,比起台北大飯店的自助餐價位低很多,但吃起來很不錯!

只可惜我們十二點半才進去,用餐時間到兩點,所以有點趕。

中間媽媽拿了荸薺回來,說她只拿一個,怎麼回來變兩個?說她應該是帶著外婆一起來了!

我覺得她應該是一直在想著外婆,所以恍神了吧!不過有什麼關係?

然後服務生來結帳的時候,本來就說好要請客的媽媽又上演不知道要付錢的戲碼……v"v

下午本來爸媽想帶我們去看水鳥,可是天氣不太好,小拉媽媽又怕太麻煩爸媽,在新月廣場逛逛,我們就各自回台北了。

 

後來我越來越喜歡宜蘭這個地方,它的市區雖然比不上西部的大城市熱鬧,但該有的也都有了。

而且它有很大片的水田、海和山,在方便之餘,仍然擁有天寬地闊的空間。

唯一的缺點就是雪隧太會塞車了,所以我都說如果可以應該住宜蘭,房價物價便宜,假日就到台北玩,和一般人反方向也不會塞車!

 

明天是外婆的告別式,我仍然不能去。

媽媽說我還是可以去請喪假,但我覺得不能參加還利用這個請假我做不到,而且別人都去忙我一個人被關在家裡感覺更可憐!

反正考完試了也沒什麼正課要上,還是到學校浪費學校的電吧!(喂)

    全站熱搜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