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在洗澡的時候,突然想到我第一年當老師的事。

 

分發到這個學校,大約是八月多的時候。

八月中,當時的主任突然打電話給我,有一個視障的研習,因為我們學校一定要有一個老師參加,希望我去。

新進老師就是要做別人不想做的事,所以我也乖乖去了。

那個研習總共九天,也就是兩個星期,第一個星期四天、第二個星期五天,而且每天都有回家作業,很辛苦的研習就對了。

不過我本來以為兩個星期都要去五天,所以第一個星期空下來的星期五,我想想也沒事,就到學校看看吧!

當時的主任是個女主任,看到我研習的空檔還回學校,覺得我很認真,對我的第一印象大概還不錯吧,所以後來的一年我們相處愉快!:P

 

我第一年是在啟智班,我那個位子之前的老師,離開啟智班之後是去當教學組長,我回學校的那天,她把一些學習單和資料交接給我,然後跟我說了一堆我當時搭擋的壞話,那時我還沒見過我的搭擋,只在心裡想:看來我要辛苦一點了!

不過開學之後第一次見到我的搭擋,她的笑臉就讓我覺得「這個老師有什麼不好」?

後來慢慢知道前一年在啟智班發生的風風雨雨,我也慢慢確定跟我說我搭擋壞話的是惡人先告狀,而那個老師,就是我們現在令人搖頭的特教組長。

 

回到前面說的,同樣是回學校的那天,主任跟我說了一些話,其中就跟我提到資源班的張老師是一個非常優秀的老師,如果我有什麼問題可以請教她。

當時我哪知道張老師是誰?後來才知道,那位張老師就是我現在的搭擋。

後來有次和我搭擋聊天聊到那個主任,我搭擋說她對誰都有意見,就是對XXX特別喜歡,我才想到、才跟我搭擋說那個主任說過的話,只是現在那個主任也不在我們學校了!

 

那天在輔導室除了主任,還有當時的輔導組長,一個比我大個三、四歲的年輕女生,我忘了是什麼情況,她跟我說「拿紙」,很習慣的用台語說,這麼簡單的話當時的我卻完全聽不懂!

在三重這個連學校老師聊天都在講台語的地方,我剛開始有嚴重的溝通困難,開IEP會議的時候很害怕那種阿嬤來開的,因為阿嬤一定是講台語。

而現在我雖然還是沒習慣說台語,家長跟我講台語,我可以聽懂八成以上了呢!

 

我到這個學校的第一年,是這個學校即將走下坡的最後一年。

我很想念當時的主任、學校的風氣,雖然當時我的搭擋與學校有些衝突,造成啟智班的級務幾乎全部是我在處理,不過我也真的只要煩惱我們啟智班的事。

現在全校老師應該已經沒幾個不認識我了,我卻覺得整個學校沒有和諧的感覺。

回想當時青澀的我、還會被校門口糾察隊誤認是學生的我,現在我竟然已經結婚、在工作上還是分區鑑定安置的審議人員,這六年的歲月真是了不起呢!

    全站熱搜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