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前天晚上做的夢,可是昨天回家吃完飯又睡翻了,所以今天才寫!=▽=

在夢中我和小拉好像一起在以前學校(→感覺是我的學校)裡吃飯,吃一吃先聽到很熟悉的節奏,但沒有人唱歌。

我只覺得「呃,好像四分衛的歌喔」,但因為沒人唱歌所以也沒多反應,但下一首就聽到阿山的歌聲,我整個人眼睛亮起來,抓著相機就往舞台的方向跑。

跑到最近的地方是在舞台的後面,從後方看到舞台前面也沒什麼人,當然就繼續跑到舞台前,拿出相機就要錄影。

很奇怪的是站著的那個地方像要搭船會走過的浮板,所以當旁邊的人一動,我的相機就會抓不到原來的畫面,就在這樣起起伏伏中聽完四分衛的歌,不過說是四分衛,在夢中只有阿山一個人在唱歌,沒有其他鼓手吉他手什麼的。

在這麼久之後還夢到四分衛,我自己也滿訝異的。

自從阿山離開四分衛,我的心就被撕裂了,我其實喜歡的是四分衛,但四分衛裡最重要的人是阿山,阿山現在卻不在四分衛,所以我不知道要用什麼心情去面對現在有阿山、卻不叫四分衛的那個團。

雖然兩個團的板我還是都會去看,也買了the Little之前的單曲,但那種心情和當初支持四分衛就是不一樣。

所以明知道the Little持續著有在演出,之前電影「魚狗」的音樂還是他們做的,阿山也配合電影的宣傳出現,但就是沒有之前那份想追著他跑的心情,因為「阿山離開四分衛」這件事對我來說真的太傷了!

還記得四分衛在Y19(是這個名字嗎@_@")的小型演唱會之後,我決定以後不管是河岸留言、THE WALL,只要有時間、四分衛的演出我都一定要去看,但在那之後就什麼都沒有了……

以為開始可以看到未來的演唱會、卻是告別演唱會,以為十年之後再次回到最初的心情重新開始的「起來」、原來是畫下完美的句點。

……怎麼現在想起這些事,跟想到小克一樣還是很難過呢?/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植村奈奈 的頭像
植村奈奈

再一次,展翅高飛

植村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